有什么软件可以下猫咪

..co,最快更新妻不厌诈:娄爷,我错了!最新章节!

娄天钦在电话里沉默半晌,缓缓道:“有!”

姜小米心顿时凉了半截子。

随后,她听见电话那头的娄天钦意味深长道:“如果有人带着王浩的尸体去蒸桑拿,并不介意背着他到处走动的话!或许能骗过大数据。”

姜小米试探的问道:“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无聊吧?”

“这个说不准,万一曼罗人就是这么无聊呢?”

“不是,到底死没死啊!”

娄天钦没声好气道:“死了还能到处乱走,诈尸吗?”

姜小米这下可算是转过弯子了,她鼻头一酸,忍不住哽咽起来:“不要骗我~”

娄天钦听着电话里的啜泣声,眉头拧的很紧:“小狗崽~”

“我就是太高兴了,没事儿。”

明明相互都看不见对方,但娄天钦却能感觉她在电话那头强颜欢笑的样子。

清纯可爱的小吃货

娄天钦望着屏幕上的小红点:“如果再哭的话,我可能要真的过去了。”

姜小米破涕为笑:“胡说什么呀,快点挂了,电话费不要钱啊!”

娄天钦用理智控制住情绪,强迫自己跟她作别:“好。”

挂断电话后,娄天钦脸色一下子阴暗下来:“王浩的位置锁定没有?”

技术人员点头:“已经基本锁定了,要不要通知卞先生?”

卞越身边有雇佣兵,以他们的本事,从曼罗救一个人应该不是难事。

娄天钦立刻否决:“不行,卞越是代表公司去的,他不可以在曼罗有任何动作,否则就是在挑战他国的权威。试着联系阿城。”

“城哥的手机还处于关机状态。目前无法联系。”

地图上,代表阿城的那个小蓝点正在缓慢的朝姜小米方向移动,依照这种速度来看,阿城至少还有两天才能跟姜小米汇合。

两天,太漫长了,谁也不知道这两天王浩还能不能活着。

跟踪器是以人体的温度当做能源运作,地图上的光标时而清晰,时而暗淡。说明王浩现在要么是受了什么伤,要么是生病了。

娄天钦双手撑在操作台上,闭目思考。

在场的人屏气凝神,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短暂的几分过后,娄天钦忽然张开眼眸:“把王浩的位置发给卞越,让他速速去救人。”

众人不解:“不是说不能妄动吗?”

娄天钦绷着面容道:“我会想办法跟本沙卡拉卡解释。”

大家看看我,我看看。

“娄爷,您……”他难道也要去曼罗?

娄天钦不容置喙的下达命令:“照我说的去做!”

……

密不透风的囚室内,火把将墙壁熏染成一团焦黑色。

此时,王浩双手被铁链吊着,双脚也被扣上了相同粗细的铁链,他低垂着头,毫无血色的嘴角沾着干涸的血渍,他就像一块残破的窗帘,呈大字型的挂在半空。

忽然,一盆冷水迎面扑过去,王浩像是从梦中惊醒般的挣扎着抬起头。

眼前站着一位穿着袍子的男人,身后跟着两名五大三粗的壮汉。

“从今天开始,将是曼罗监狱的第三万六千五百八十六位罪犯!”穿着袍子的人说完之后,便吩咐手下把王浩放下来。

众所周知,曼罗监狱是收费的,每个犯人住进来,所属国家都要缴纳一笔看守费用。而王浩,可能是这所监狱里唯一一个‘免费犯人’。

此时正是夜晚,王浩受伤过重,根本无法行走,狱卒便用担架抬着他,一路上,王浩一直在用专业目光打量着那些看守的狱警,然后在心里掂量着他们几斤几两。

通过他的判断,这些人估计都怎么会武功,他们唯一的武器是腰后的电棍。

担架抬着王浩进了医务室,说是医务室,其实就是一间封闭的小房子,消毒水的味道令王浩稍微有了一丝心安。

皮肤黝黑的医生面无表情的将王浩身上的衬衫狠狠地剥离躯体,因为有些伤口已经跟衬衫布料融为一体了,撕扯的过程中,王浩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螃蟹。

医生拿起一瓶酒精直接泼在伤口处,那滋味如同滚烫的烙铁般,疼的王浩瞬间绷直了身体。

泼完酒精,医生紧跟着在他伤口处撒了一层白色粉末,一系列操作下来,王浩浑身都在抖。

在精神跟肉体的双重摧残之下,王浩感觉自己出现幻觉了,因为他看见眼前居然浮现出音音袅袅的雾气,雾气的背后出现了一张很不真实的面孔。

——王浩,天冷了,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吧?

在明知道是幻觉的前提下,王浩居然不由自主的滚动着喉结。

此刻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念东亚的火锅,还是想念带他吃火锅的那个人。

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好遗憾,真的好遗憾。

早知道启程来曼罗之前,他应该……应该吃顿火锅再走的。

……

清晨天蒙蒙亮,远远望去,丝绒般蔚蓝的天空,漂浮着略有些灰尘的云朵,当太阳从山涧冒出一个弧度,整个天空刹那间像破了个洞,顷刻间迸射出万丈光芒。

今儿风有些大,吹得人都快睁不开眼了,站在湖泊边上的魏老爷子用手压住帽檐:“还有多久啊?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“老大,这儿好像打不了电话。”

魏老爷子不信邪,掏出自己的手机,按了开机键,当手机开启的那一刻,魏老爷子反手就给了老九一个嘴巴子:“看清楚到底能不能打!”

老九捂着被扇疼的脸颊:“老大,我……”

“把脸转过去,我特么现在看见就来气。”

老八见状,连忙掏出手机联系买家东芭拉,一番询问后,老八兴高采烈道:“老大,再等半个小时就好了。”

曼罗虽然不能停靠飞机,但是船却可以。

魏老爷子在海岸边站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看见了船帆。

曼罗对海域的管理并不严,很多走私交易都会选择在这儿,利用天然的屏障为自己打掩护。

“哇,老大,们都买了什么?”望着从船上运下来的庞然大物,老九瞬间被惊呆了。

为什么还会有汽车?

老三横了他一眼:“是不是傻?没有车子,准备让我们步行去救老二跟老四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