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浅app污污下载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宇文皓皱起眉头,“谁说姑娘就一定遭罪?”

元卿凌深呼吸一口,调整了一下趴姿,“怎么不遭罪?这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,女子除嫁人生子外没有其他出路,伺候夫君是她一辈子的事业,可就这个事业也有竞争者,你们男人三妻四妾,花心得很,也不懂得真情真意。”

宇文皓膛目结舌,这是什么鬼论啊?

什么事业,什么竞争者啊?而且,凭什么说他不懂得真情实意?

“谁说本王不懂?”宇文皓眉骨的伤疤几乎都要扭起来了。

“你懂?就当你最终如愿娶了褚明翠,你是否会为了她一辈子不纳妾?”元卿凌问道。

宇文皓冷道:“本王纳妾不纳妾,与你何干?还有,你把她扯进来说做什么?”

“咱们讨论讨论,你就说愿意不愿意为了她一辈子不纳妾。”

“她和你不一样,她识大体。”

“是啊,识大体,她还会亲自为你纳妾呢,可我问的是你愿意只守着她一个人过一辈子吗?若不愿意,你压根也不爱她。”元卿凌对着古代男人,总算可以装一下爱情专家了。

她虽不看爱情鸡汤,但是她的助手艾米看,艾米最喜欢在她面前抒发对爱情的各种看法。

青春阳光氧气美女乌黑长发户外美拍

艾米是一个小胖研究生,至今没谈过一场恋爱,初吻也还没送得出去。

但是艾米很乐观,她说有一天她一定会遇到那个人,然后把自己像鱼叉一样心身投出去。

元卿凌说完这句话,便转了头过去,继续睡觉。

宇文皓哑口无言。

他很不服气,到底是谁说爱一个人一定要只守着那个人过一辈子的?纳妾本来就是为了繁衍子孙,和爱情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不是他不懂得爱情,是你元卿凌太霸道。

想到这里,他毛骨悚然,元卿凌该不是在父皇面前也说了这番话吧?

他想再问她,可听到她传来沉缓均匀的呼吸声,竟像是睡了。

猪,就这种情况还睡得着,也没跟他说父皇到底都说了些什么。

元卿凌本来只想眯一会儿的,但是这一睡,就足足睡了两个时辰。

醒来之后,看见徐一和汤阳坐在门边守着,两人都默不作声。

侧身看了一下宇文皓,他睡着了,微黄的烛光映照在他的脸上,那一道伤疤也因睡颜平静而显得没那么狰狞恐怖,稍稍消肿了,情况看来在好转。

她伸手摸他的额头,体温略高了一点,问题也不大。

她舒了一口气,脑子渐渐地清晰起来。

实在很难想象,几天前,他还恨不得弄死她,如今两人却能和平地躺在一张床上。

想起他之前阴冷的神情,元卿凌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,她知道,目前两人能这样和平,是因为宫中的危机波及两人,但是,这件事情一过,他们必定会变回以前那样剑拔弩张。

元卿凌想到这里,就没办法坦然地跟他睡在一张床上,下了床,蹑手蹑脚地走出去。

汤阳压低声音问道:“王妃去哪里?”

元卿凌轻声道:“我出去透透气,一会就回来。”

“那王妃别乱走,只在这附近转转就好,宫中守卫森严,侍卫不认识王妃,恐会误伤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元卿凌应声,推门出去。

出了殿外,她深深地呼吸一口,外头有守夜的太监,见元卿凌出来,也没上前阻止,只是躬身行礼。

元卿凌问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“回王妃,子时刚过。”

元卿凌信步走下去,廊前挂着风灯,照得院子一片炫光迷蒙。

她也不走远,出了院子,就在一株玉兰树下坐下来。

万籁俱寂。

虫鸣蛙叫之声,钻入耳中,元卿凌闭上眼睛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。

片刻,她慢慢地睁开眼睛,骇然地看向旁边的草丛,那些虫鸣蛙叫的声音,她竟然听得懂。

能听懂福宝说话,已经让她很震撼了,如今连虫鸣蛙叫的交流都懂,到底怎么回事?她死了?她是一缕孤魂?这世间真的有鬼么?

元卿凌顿时感觉恐怖的气息在远处黑暗中兜头兜脑地围过来,她心中慌乱,爬起来,像被鬼追一样往殿里走。

汤阳和徐一被她粗暴的脚步吓了一跳,抬头看她,见她慌慌张张地往床上爬,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。

宇文皓被惊醒了,睁开眼睛看她,见她脸色发白,气喘吁吁,不由得皱起眉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元卿凌往他边上靠了一下,“害怕!”

“你怕什么啊?”宇文皓怔了一下,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,她是真的在害怕。

她头埋在被子下,脑子一片混乱,没来由地觉得恐惧,对未知事情的恐惧。

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她发抖的手!

手心粗粝,手指修长,紧紧地握住,用他仅有的力气。

元卿凌觉得那一只手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,把她浮在半空的心拉下来,摁住,牢牢地握在了他的手心中。

她压根没想过他会做出这么暖心的举动来,本以为他会嘲笑,会蔑视。

她的头慢慢地露出被面,两颗惊慌的眼睛也变得乌黑沉静,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柔弱乖巧。

宇文皓心底竟莫名地一揪,然后便是仿佛被蚂蚁撕咬般,泛出一丝丝酸楚疼痛的感觉。

手臂再度贴在了一起,元卿凌因心头的惊惧而放纵着自己,努力吸,吮着这一份短暂的踏实感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宇文皓问道。

元卿凌声音有些哽咽,“想家了。”

本来只是敷衍说的理由,但是想家两个字说出来之后,浓浓的悲哀和乡愁涌上了心头,如密云凝聚不散,鼻头一酸,她把脸埋在他的手臂上,泪水滑出。

自打来到这里,一连串的伤痛,几乎没有停歇的一刻,恶劣的环境让她不能也不敢恣意地放声大哭,仿佛一哭,软弱就会从心底滋生,把她整个人吞噬。

这里无人可依靠,她没有软弱的资格。

她唯有说服自己,从还是那一颗蝌蚪开始,她就是最优秀的,最聪明的,她的智商高达一百八,没有什么情况是她无法应付的。

但是,这一刻在还算是敌人的面前,她不得不容许自己软弱一下。

宇文皓感觉手臂的濡湿,感觉到她肩头的抽动,想家?或许是有的,毕竟听汤阳说,她娘家人自打知道她失宠之后,就很少来往。

只是,她绝不是因为想家而哭,她是在害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