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哪里能下载富二代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慕浅住院后的几天,陆与川都没有再出现,而今天他的现身,慕浅是猜到了的。

因此慕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,只是平静地回答:“抱歉,陆先生,我不觉得我们熟到可以坐在一起吃饭。”

陆与川照旧不以为忤,反而上前两步,“如果永远不接触,那又怎么会熟得起来?”

慕浅尚未回答,陆与川就已经看向了陆沅:“沅沅,挑浅浅喜欢的餐厅订位置。”

陆沅听了,看了慕浅一眼,随后点了点头,走出了病房打电话。

慕浅顺势接手了陆沅先前的整理工作,站在床边无意识地将手边的东西胡乱放进袋子里。

陆与川则走到旁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,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。

慕浅整理了片刻,终于放下手边的东西,倚着病床转头看向他,“陆先生,其实这样挺没必要的。我们原本就是陌生人,以前是怎样,往后还怎样,难道不好吗?”

“我知道小时候过的并不愉快,所以心里怪我,情有可原。”陆与川说,“可是无论怎么怪我都好,我希望能够有机会弥补,也弥补妈妈。从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,从今往后,是我陆与川的女儿。”

慕浅蓦地阖了阖眼睛,片刻之后,才微微呼出一口气,开口道:“我有爸爸,可是他已经去世十多年了,不是。”

陆与川眼色蓦地一沉,随后,才又缓缓恢复了平和。

清新海滩少女飞舞的青春

“他毕竟抚养了十年,当然可以喊他一声爸爸。”陆与川说,“但是在我这里,的身份不会变。”

慕浅听了,只是有些淡漠地扯了扯嘴角。

陆沅正好走进病房,对慕浅和陆与川道:“位置订好了。”

陆与川这才起身走到慕浅身边,道:“长这么大,我没有跟吃过一顿饭,这次机会,总该要给我。”

慕浅没有看他,静立片刻之后,拿起了自己的手机,道:“我先请示请示我老公的意见。”

说完,她便翻到霍靳西的电话,拨了过去。

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,慕浅问:“检查做完了吗?”

“刚刚做完。”电话那头的霍靳西回答。

“有人要请我吃饭,答应吗?”慕浅又问。

霍靳西听了,只是道:“等我过来。”

没几分钟,霍靳西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。

而与霍靳西一同出现的,还有特意从淮市请过来的张国平医生。

慕浅一见到他们,立刻走上前去,挽住霍靳西的同时,迫不及待地就看向了张国平,“张医生,他的身体怎么样啊?之前他的胃总是三天两头的出毛病,可担心死我了。”

张国平微微一笑,道:“其实倒没有太严重的病症,就是年轻人仗着身体底子好,只顾着上班,三餐不定时,喝酒又多,才把胃给折腾坏了。接下来只要好好注意保养,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“您可是消化科的权威,是国内最出名的专家。”慕浅说,“既然您这么说了,那我就能放心了。”

随后,慕浅才又看向霍靳西,“听到没有?张医生都叫要好好保养,以后要是再敢像以前那么拼命,我可有医嘱拿出来压!”

霍靳西垂眸看了她一眼,说了句“随”,这才转头看向了病房内的陆与川。

陆与川缓步上前,目光先是落在张国平身上,随后才看向了霍靳西,“靳西。”

霍靳西只是略略一点头,道:“陆先生这样的大忙人,怎么抽时间过来了?”

慕浅立刻抢过话头,道:“陆先生想约我吃饭,同意还是不同意?”

“反正我今天中午也要请张医生吃饭。”霍靳西回答,“要是想去就去吧。”

慕浅听了,这才看向张国平,立刻捕捉到张国平眼中的怔忡和闪烁,然而很快,张国平便又恢复了常态,只是微微一笑。

慕浅这才道:“张医生,那我就把他托付给您了,麻烦您吃饭的时候多叮嘱他一些养胃之道,也好让他那颗千疮百孔的胃能够多撑几年。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张国平淡笑着开口道。

慕浅这才又转过头,看向身后的陆与川和陆沅。

陆与川眼眸之中沉静无波,见她回过头来,才微微笑了起来,道:“这就是可以跟我吃饭了?”

“人总是要吃饭的。”慕浅回答,“我爸爸把我教育得很好,我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,一顿饭而已,有何不可?”

霍靳西目光沉沉地落到陆与川身上,毫不避讳地久久停留。

而陆与川得到慕浅的应允之后,心情似乎很好,朝着霍靳西微微点头一笑。

……

陆沅将吃饭的地点订在了一家粤菜酒楼,包间宽敞而安静,很适合吃饭聊天。

点菜上菜期间,慕浅一直忙着打电话。

在医院期间,她被严格限制用电话的时长,以至于到这会儿才抽出时间来跟霍祁然的老师交流他的学校的情况,一聊就聊得有些收不住了。

陆沅不由得看了陆与川一眼,却见他罕见地十分耐心,眼神之中并未出现任何不耐的神情。

一直到慕浅打完电话,陆与川才缓缓开口:“孩子几岁了?”

“七岁。”慕浅回答。

陆与川听了,不由得低笑了一声,“居然都已经这么大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慕浅说,“只有破碎家庭的顽劣少女,才会在十九岁的时候就把孩子生下来啊。”

陆与川却并未接她的话,只是道:“什么时候有时间,带他出来见见我。”

“他性子可顽劣,像我。”慕浅说,“所以还是算了吧……我记得在此之前,我这个性格,挺让陆先生讨厌的,不是吗?”

“不。”陆与川回答,“这个性子,我很喜欢。沅沅的性子很像们的妈妈,平日里看着温婉平和,实际上拧得很,外表根本看不出来。而,很像我。”

慕浅轻轻咬了咬牙,道:“陆先生这些周全细致,面面俱到的工夫,我可学不来。哪里像了?”

“这些都是做给外人看的。”陆与川说,“如果不靠近,又怎么会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?”

慕浅听了,不由得凝眸看向他。